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短篇小说 » 不负如来(短篇,未完待续)

不负如来(短篇,未完待续)

2018-07-06  分类: 短篇小说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
楔子
秋风开始吹的时候,往往都是不太冷的,真正的刺骨,要到秋末冬初,万物眼看着萧条了,怕冷的动物转入了地下,人们也开始懒洋洋的打盹,风声犀利起来,让人一下子无所适从。
如拂方丈盘着佛珠,心想着今年的香火钱是否够买粮食,香阿婆的店晚些时候是否开门,如果让南无去买豆干他是否愿意去……
几个小僧人在门口扫落叶。秋初时候落叶多的怎么也扫不完,几个人于是打定主意慢慢扫,就是不想回去继续那无聊的打坐念经敲木鱼。如拂方丈眼看他们从日出扫到日落,心下也不急着点明,只想让那些孩子有些孩子样。
若人人都抢着敲木鱼礼佛经,怕是才真正的坏了性子。
上香拜佛的香客们都上完了香交完了香火钱,一个个捧着一颗矛盾的心踏上了回家的路。来这里交香火钱的,多半是已经上了好几次香,治了标却没治本,才舍得回来诚心拜一拜。他们这把钱一交,觉得自己的未来有了找落;又怕这的佛祖不显灵,怕自己付错了衷肠。
如拂方丈看着下山去的人们,心中总像是空了一块,没得心不安宁,于是想着自己回去也多念上几遍经,蹭着哪家的香火给自己求个安稳。
感觉有事要发生。
落叶扫的无聊,南无坐在寺庙大门的台阶上,望着远处发愣。
南无原是别镇上的小乞丐,遇见了还未出家的如拂方丈被窑子里的人打出来,一时心软给如拂指了路,于是便被如拂盯上了。如拂三天两头的跟着他混吃混喝,混熟了也就荤素不忌,天天嚷着要给南无找个媳妇。后来,如拂突然不搭理南无了,南无心里觉得纳闷,就偷偷的跟着如拂,来到了山上寺庙,看见如拂剃了度出了家,心里着急,也就跟着成了小僧人。谁知道如拂紧接着就成了方丈,南无只能小他一辈做他的弟子。
本以为能娶到老婆,现在连想都不用想了。
如拂刚准备叫这些偷懒耍滑的小僧人回屋,就看到南无一人坐在大门口发呆。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安静的南无,突然对拐他上山做和尚有了愧疚。
年龄大了,可能是想媳妇了。

下山的路只有一条,在香客们上完香的时候分外拥挤。排场大的有钱人此时也不得不从轿子上下来,和平民百姓挤在一起热热闹闹的走路。
一个娇小的身影自下而上的爬着山,手里抱着棉被裹着的什么物件。一路上的香客纷纷看她,她只能受着目光在人缝里钻来钻去。
女子的衣服都破了不少,漏出了破旧的棉絮。其实这个时间并不适合穿棉衣,想来她也许没有适合的衣物,只能满头大汗硬着头皮往上爬,到山顶的时候,衣服上的棉絮漏的差不多了,也多了许多裂缝,一件棉衣支离破碎。
南无看着女子从头顶一点点升上来,直到整个人连同手里的物件都齐全。他的心思还没收回来,正在七想八想,觉得这或许是一场梦,直到女子叫了他一声。
“小师傅,请问zunbao娱乐老虎机们方丈在不在?”女子的声音很柔,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。
南无一个激灵醒过神来,连忙连滚带爬的去找如拂。凭他的想法,可能是认为如拂以前的风流债来催债了。
万花丛中过,片叶粘了满身。
如拂看到南无的样子也下了一跳,以为南无以前得罪的地主老财找到这里了,刚想进去收拾行李跑路,就听到了南无说的话。
“门口有个姑娘要找zunbao娱乐老虎机。”
如拂才觉得自己草率了,便放下心去接待那位“姑娘”,结果看到的是抱着“物件”——孩子的女子,心中感慨,“好玩不过嫂子”。
“这位施主……”
“帮帮我!求zunbao娱乐老虎机帮帮我!”
未等如拂的客套话说出口,女子爽利的跪在了他的面前。如拂刹那间将自己的风流史在心中转了个好几遍,偏是没有这个美丽少妇的影,于是再次放下了跑路的念头。
“不急,慢慢说。”如拂和颜悦色。
可女子等不了,急着把孩子往如拂手里一扔,转身就跑。如拂抱着个孩子,一时间竟然迈不开腿去追。怕是这个女子听书听多了,一心只以为寺庙便是救世救人之地,可这女娃,实在不适合放在和尚庙。
大事发生了。
如拂看着女娃,苦笑了一下。

寺庙的夜晚很热闹。
如拂会带着斋饭到寺庙外面吃,秋天如此,四季也如此。南无知道,如拂很喜欢星空。但星空总是难求一遇的。
于是如拂天天都要等,对着天空唱着市井里最有趣的小调。
小僧人喜欢听,就跟着如拂在外面;南无听腻了,就在屋子里守着碳火吃斋饭。
寺庙里年龄最大的就是如拂了,但他也不过刚刚及冠。
如拂的父亲是已经圆寂的寂平方丈。寂平方丈而立之后剃度出家,而今如拂也跟着剃度了。
家里出了两个光头,如拂总是乐呵呵的想。
这天,因为这个女娃,大家都守在大厅里,商讨着该怎么办。
“我去请寂清师父问问?”南和说到。
“不行,这还没集思广益呢就想着向外求援,有没有点出息!”如拂用手指点了一下南和的光头。
自从寂平方丈圆寂后,他的师兄弟就离开了这个小寺庙,去了其他的地方。所以如拂留下来,当了方丈。
“zunbao娱乐老虎机不会想养吧……”南无一拍大腿站了起来,“zunbao娱乐老虎机可别想这个歪主意!”
如拂被他戳中了心思,眨巴眨巴眼睛,小声的开始了辩驳:“这怎么就是歪主意了!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!我这是给大家积德呢!”
南无趴在桌子上,眼睛直勾勾瞪着如拂:“zunbao娱乐老虎机看见个女的就挪不动步,我还不知道zunbao娱乐老虎机嘛?zunbao娱乐老虎机咋养?zunbao娱乐老虎机想咋养?人家好好的女娃,到zunbao娱乐老虎机手里可不毁了!”
许是南无声音太高,惊着了躺在被褥里的女娃,她哇哇的哭出声来。如拂一看慌了手脚,想当年他虽然风流倜傥阅女无数,但怎么也没照顾过这么小的姑娘,瞬间跳出几米。
其他的小僧人也跟着如拂笑啊闹啊的离开了,南无倒还淡定伸手把女娃抱了起来,像模像样的摇着晃着。不知是不是把女娃晃晕了,她也不哭不闹,乖乖的睡了。
如拂经此一遭,心里有点打退堂鼓;相反,南无到是没那么坚决了。
两人一合计,加上小僧人们的糟主意,最终决定把孩子留下。
“zunbao老虎机叫她什么啊?”南相问。
“青和吧,好听。”如拂一拍桌子,又把女娃拍醒了。
青和眨着眼睛,静静地看着他。
外面的星空很亮,虽然没有月亮,但也是美景。


相关阅读:

版权申明:本文 不负如来(短篇,未完待续) 版权归作者所有

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hy1314.com/duanpianxiaoshuo/2018-07-06/136606.html

  • 评论(4)
  • 赞助本站

zunbao娱乐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zunbao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