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短篇小说 » 老茶铺

老茶铺

2019-07-10  分类: 短篇小说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
      小街东头的一爿小门面,就是高老汉的茶叶铺子。

  高老汉总是一大早就开门,洒扫庭除,抹抹擦擦;忙活完了,街道两边的小店才渐次开门。而这时候,高老汉已然烧好开水,拽条矮脚长凳,往门边一摆,泡一壶叶大茎红的陕青茶,掌一角硬面锅盔;啧啧的啜着一盅热气腾腾的茶水,有滋有味地嚼开干馍了。

  过一会儿,好茶的老伙计们一个一个也都来了,人手一盅茶,谈天说地谝起来了。

  这老茶铺就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  但今天高老汉来得格外早。

  他拾掇停当后,顾不上烧水喝茶咥锅盔,而是把手揩干净,在柜面上铺好一张微黄的麻纸,然后取出最贵的也是最好的明前新茶——一斤四十八元的陕青——秤杆翘得高高的称了二两半,小心翼翼的包好,又装在一个小白塑料袋里;双手掂掂,摆在柜面最显眼的地方。

  这是工商所吕所长要的。

  吕所长干工商三十多年了,最早管过小街这一片。下个月就要退休了。

  昨天上午,他陪着新来的所长下基层调研,小街店面挨个儿过。到了高老汉这儿,日头也高了,人也乏了,就坐下来喝一盅茶歇歇脚,连聊天带向新所长介绍情况。

  高老汉紧张的手忙脚乱,连忙另泡了一壶四十八元的好茶,请他们喝。吕所长端起茶盅轻轻的吹吹,只呡了一小口,就连声说好、好、好。临走时掏出十元钱,让高老汉包二两新茶,带回去家里人喝。但因为还要调研市场,又没带包,不方便,说好今天早上来拿。

  日上三竿,几个老伙计早就来了,茶也喝过五遍了,就是不见吕所长来。

  “昨儿个吕所长走时说得好好的,今儿个一早就过来拿,咋还不见来呢?”

  周老伯啜口茶,咂咂嘴,瘦瘦的左手拇指和食指从舌尖上取出一小节茶梗,似在自言自语地说。

  “得是忙很?走不开——吕所长平时很难见的上。”老马师很肯定地说:

  “我那会儿在向阳理发店,吕所长按时准点每月来理发——几十年了,那还是国营时期——吕所长那时刚刚工作,还是个娃呢!人长的精神,头发也好。

  “以后自由南路开了一家‘白玫瑰发廊’,是温州人开的,离咱小街好远呢——吕所长就不来了。一年半载,也见不上一面。

  “后来听说是上大学去了。再后来就回来了;然后就当副所长了——事儿也多也忙,更见不上了。”

  陈老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把手里的茶盅放在桌上,左手捏住眼镜腿取下拿在手里,右手掏出一小块白棉布,慢慢的转着圈一边擦眼镜片一边说:

  “前些日子电视新闻上说,现在基层单位事多人少,很辛苦,要增加编制,提高待遇——一个领导还专门在大会上讲话…”

  “咹!对对儿的!”老刘头大手一挥,很赞成的样子:

  “咱这工商所人是少——咹,老高,像zunbao娱乐老虎机这小店店,吕所长来过几次?咹,我看昨儿个是头一遭——比这大的事多忒忒,根本忙不过来!”

  “还真是的!”高老汉一边给茶壶里续水一边点头附和着。

  “看看,得是!”老刘头兴奋地说道:

  “我当兵那会儿,部队是有规定的,一个班几个人、一个排几个人,那都硬硬儿的,定死了。咹,哪像这地方上是乱的——zunbao娱乐老虎机看那开店店的,尤其是摆地摊的,越来越多,就工商所这几个人能忙过来才怪呢!”

  “嘿,如今这事儿真个是奇了怪了!叫人越来越看不懂咧——我昨儿个一看吕所长能喝这茶,还要买这茶——人一下子就蒙了,真怀疑我对着哩没有?!”

  开电三轮拉客的大老李,美美的吸了一口茶,一边往地上啐嘴里的碎茶叶末子,一边对高老汉说:

  “高叔,您老甭多心!我不是说您老咋咧。我是说这多少年了,一有节儿令儿的,天热了地寒咧,那伙茶城老板,不是本地的就是南方的,前后脚奔开跑圆了——一等一的好茶叶整车拉——公家单位都有啥消暑费呀福利费呀招待费呀…反正多得很——连工商所里临时开车的那小伙儿,随便喝的都是小袋袋铁观音——嘿!势扎圆咧!您老这茶叶,只有咱这平头百姓下苦人喝。

  “所以您老说说,人家吕所长把啥好茶叶没喝过、没见过嘛——只怕有的咱连名儿听都没听说过呢!

  “不过这最近不知咋咧,说是上头不让喝了——得是吕所长自个儿掏腰包与这有关——真个儿弄不清楚是咋回事儿了?”

  喝茶谝闲传。说是说,讲是讲;末了,大家还是一致认为高老汉面子大忒:连吕所长都说好,还自己掏腰包买茶喝——那确实就是好——当然也与高老汉诚实一辈子,茶叶货真价实有关系。

  眼看到中午了,还不见吕所长来。大家伙等不住了,就各自散了回家吃饭。

  第二天,吕所长也没有来。

  第三天,吕所长还是没有来。

  第四天,吕所长仍然没有来。

  第五天,高老汉赶着上午工商所一上班,就来给吕所长送茶叶。

  哪知道全所人员都在开会,学习贯彻“廉政为民”的文件。

  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钟,会议才散。出来一个白白净净戴着眼镜的小伙子,很热情的问明情况后说,吕所长只等着办退休手续,平时就基本不来单位了。

  秋风起了。秋茶上市了。

  高老汉打扫完卫生,把手揩干净,在柜面上铺好一张微黄的麻纸,然后取出刚到的最好的新茶,秤杆翘得高高的,称了二两半,小心翼翼的包好,又装在一个小白塑料袋里;双手掂掂,摆在老式木货架上最显眼的位置。

  初冬的小雪,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,薄薄的覆盖了小街,远望去似乎有些白了。

  大老李抖抖身上的雪花,搓搓双手,哈着气进来。他说昨儿个听工商所临时开车的小伙儿讲:吕所长两口子出国了——人家的儿子、儿媳,从初中开始就在美国上学,早就有‘洋户口’了……


相关阅读:

老郑的好事

老鼠与公主

老金在北京

和尚老师

老狗说,zunbao老虎机应该去远方看看

老奶奶的电话

孤独的老人

老后破产摘抄

跳蚤和老鼠

老人与狗

版权申明:本文 老茶铺 版权归作者所有

转载请联系作者并保留出处和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hy1314.com/duanpianxiaoshuo/20190710/172760.html

  • 评论(4)
  • 赞助本站

zunbao娱乐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zunbao娱乐